你若不离i 发表于 3 天前

只要你瞬间的爱



   
   
    只要你瞬间的爱
      
   
    云南大理州的一个小城镇,午夜,她和女伴躺在金灿宾馆的床上。
    “云诺,你喜欢周玉昆吗?”同伴突然问道。
    她心里一惊,赶紧说:“我当然不喜欢他了,我怎么会喜欢他?”
    良久的沉默。她辗转反侧,终于忍不住了,轻轻叹口气,肯定而又希翼的说:“是他喜欢我。”同伴立即坐起:“不,不可能,他一点也不喜欢你,真的,并且他一直担心你会喜欢他,有人告诉我说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在宿舍踱步,说万一你喜欢他那就全完了!因为如果那样,你们连做好朋友的机会都没了。”
    她砰砰跳动的心沉默了下来,开始隐隐作痛,摁住心口,她微弱地说:“别人说我笨,我不怎么觉得,可是这次……,没事的,这本来就是误会,既然他不喜欢我,那我就真正放心了,哎,明天可以正常的对待他了。”泪珠滑落在枕上……
    同伴叹口气,躺下:“云诺,只要你稍微现实一点,你就知道你们是多么不可能了。我这样说是有点残忍,可是,事实如此。”
    她没再多说,反转过身,背对着同伴,现实,哦,对啊,现实!她来自西部偏远的山区,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而玉昆家住上海,他爸在广东有一家公司;她长相一般,皮肤偏黑并且粗糙,而玉昆却高大英俊;她连普通话都说不好,而玉昆差点就是校辩协主席了。是啊!现实的差距这么大,玉昆怎么会喜欢她?
    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然而,她看到了很多个晚上,躲在路灯下等着和她一起去跑步的玉昆;她看到了春游时一直跟在她后面,提醒她注意脚下石子的玉昆;她看到了小心翼翼骑车载她,不停的说云诺这是我第一次带人的玉昆……
    然而,说玉昆不喜欢她的人不止同伴一个,玉昆的几个室友也曾暗示过她,连她最好的朋友也断言玉昆不可能喜欢她。可是如果玉昆真的爱过她白殿疯症状初期图片,哪怕只有瞬间的爱,她的青春也就无怨了,玉昆玉昆玉昆,她满脑都是玉昆。
      
    第二天一大早,朱睿生敲门:“哥们姐们起床了吃饭了,吴老师说咱得快点出发,今个任务重着呢!”朱睿生是这次社会实践的负责人,聪明能干,精力充沛。
    同伴刚一睁眼,就跑去了周玉昆与朱睿生的房间。她了解同伴,天生一个花痴,谁叫玉昆那么帅呢?帅的让一个云南女孩见了,居然非要把玉昆带去见她父母不可。幸好玉昆很理智,很冷静,很谨慎,要不然,她真的不放心同伴这样闯进去,这样想着,她冲了澡,洗漱完毕。左等右等,不见同伴回来,实在忍不住了,她过去叫同伴。
    进门,她惊呆了。玉昆裹着被子窝在床上,同伴压在玉昆身上大笑大叫:“快点拍啊!惊艳艳照门,玉昆阿哥失身大理州,哈哈哈,快拍啊!”朱睿生坐在椅子上傻笑,另外房间的两个男生不知什么时候溜了进来,卡擦、卡擦按着快门。
    一阵恶心涌上心头,她转身回到了房间,真是自作多情了,玉昆以前那么待她,原来只是为了和自己成为好朋友!
    她好笨,连爱情的感觉都出了错!
    早餐时,她避开玉昆,在前往寨子的车上,她避开玉昆,分组时,她主动提出要跟朱睿生在一起,将玉昆留在了后面。
    忙了整整一天。晚上村支书招待他们致力于白癜风的研究,绝对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山寨里,大鱼大肉竟是满满一桌。村支书热情的劝酒,大家尽兴的吃喝。
    同伴正好坐在玉昆的身边,她又说又笑。吃着吃着,同伴突然将自己碗里的饭倒在了玉昆的碗里,高声说:“周玉昆,这么多饭我吃不了了,你帮我吃了吧!”声音明显在颤抖。
    玉昆愣住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哦,呵呵,我也吃饱了,真吃不下了,真不好意思!”
    “周玉昆,我重庆白癜风治疗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嫌弃这饭菜还是嫌弃我啊?大家都是同学你怎么就这样见外呢,你什么意思啊你?”同伴又一次高声说,声音还在颤抖。
    玉昆没有办法,只好端起碗开始吃,玉昆边吃边看着她,那眼里慢慢的都是歉意。她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嘴里的饭菜实在咽不下去,只好端起半杯啤酒,灌进嘴里,将饭菜冲了下去。
    “云诺”,是玉昆:“这不是周杰伦(long)的双节棍(gong),你怎么拿筷子去练武呢?”玉昆在学她说话。
    这时她才发现,碗里的饭菜已经被她搅得面目全非。
    “毛爷爷教导我们不能铺张浪费,你看看你,剩下这么多,对得起这寨子里的傣族同胞吗?”说着,玉昆笑呵呵的端起她的碗,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她哭了,再傻再笨,她也知道在这一刻,玉昆是深深爱着她的,就在这一刻,她的人生完美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只要你瞬间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