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拥夏栀 发表于 2018-9-9 18:20:14

美女出在阳平关



   
   
    美女出在阳平关
      
   
    美女出在阳平关
      
      ――汉中民谣
      
      
      
      山里黑得早,太阳一落,山谷立即就被大山的阴影包围,四周渐渐陷入一片诡秘的黑暗中。只有路旁旧瓦房中几点如豆的灯光,象是闪烁不定目光,审视着火车上下来的陌生人。对于无家可归者来说,那萤萤灯光下边似乎也充满了小小的温馨。
      
      阳平关火车站是个山区小站,从这里下车到要去的地方,只通汽车,一天一班,听说还有二百四十里,一路尽是大山,要赶明天的汽车,不舍得住旅社的话,就必须在火车站侯车室坐等一夜。
      
      候车室里昏暗的灯光,衰弱无力地照着,努力望望那墙上的钟,才指到九点,但地上已是一片狼籍。衣着破烂的山民,或躺或坐,横七竖八地打盹睡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一股说不出来的的汗气或脚臭。
      
      经过长途折腾,我也渐渐眼皮发困。
      
      忽然一声严厉吆喝,起来!起来!
      
      我吃了一惊,不知何时,进来了一群红卫兵,胳膊上都戴着红袖章。人们有的睁开了眼睛,有的伸伸腰,只听嗵地一声,前边那个穿黄军装的红卫兵,踹了地下老汉一脚, 老汉一见,一声没吭,立即抱起行李逃到了角落。其它人都醒了,但惶惶然不知该向何处去,红卫兵大声喝道:中间让开!中间让开!
      
      中间很快出现了一大块空地。
      
      灰尘飞舞,有个女人掩着鼻子扫起地来,看那身暗蓝制服,象车站的值班员,还有人洒了一点水,带着尘土味的水,溅在许多人身上、脸上,冰凉冰凉,睡意顿无。又听啪啪几下开关响,灯光突然大明,照得一切清清楚楚,原来车站侯车室并不是仅一只昏暗,几只大灯根本就没开。灯一亮,侯车室的人如同小鸟看见了太阳,都不再浑浑噩噩,但发现周围出现这么多黄绿色的军装与红袖章。不知道是查票还是抓人,无不恐慌。旁边有人惴惴不安地低声道,可能要在这里批斗现行或黑帮。有几个眼尖的见事不好,已经悄悄起身溜出门外。
      
      一个高亢的女声响起:
      
      “阳平关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向革命群众敬礼。”
      
      已经吓得不知如何是好的“革命群众”,听到这一声,如释重负。
      
      只听得:“第一个节目-造反有理。”
      
      红卫兵站成一排,高挽衣袖,神情庄严,一个激昂的男声从队里传出:“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蒂,只是一句话,造反有理!”
      
      随之一面红色大旗哗啦一展,手风琴响起急促的节奏,挥拳跺脚,开始演出,铿锵有力的歌声伴着坚定的步伐,只震得地面嗵嗵作响。男男女女,眉目间都凝集有一股杀气。
      
      第二个节目是扫黑帮,红卫兵咬牙切齿,戟指刀劈,似乎面前的我们都是应当专政的黑帮,让人不寒而粟。接着的第三个,第四个节目,无不威风凛凛,充满无产阶级战斗性。
      
      最后,四个女红卫兵,脱去外边军装,露出不同颜色的毛衣。
      
      明亮的灯光下,发现这几个红卫兵,长得还蛮漂亮。
      
      她们横成一列,后足轻点,仰望前方,右臂柔软地前探,似乎要摘崖畔上的一朵鲜花,小指还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女性的妩媚,而紧身的毛衣,隐隐显出丰满的胸部和小小的纤腰。我真的不知道,严肃的军装下,还藏有这么一副完全不同景象。
      
      伴唱的歌声嫣然而起,完全不同于刚才的战斗气氛:
      
      “远飞的大雁…………请你快快飞。……”随着歌声,那腰肢开始缓缓摆动,徐徐起舞。刚才还是扬眉怒目的眼睛,突然露出无限情意,挥舞如刀的坚强手臂也变得有了曲线,慢慢舒展,歌声中,她们宛如一排飞雁,飘飘摇摇,并翅入云,悠悠飞翔,在天际回旋。那歌声,带一股女儿幽怨,那眼神,也含着一缕企盼深情。
      
      ……请你快快飞。……
      
      歌声终于停歇。
      
      此时,舞蹈也变为一队静止造型,稍显散乱的刘海下,四双明眸一齐凝望长空。明亮的灯光,映出她们额头泛出的津津薄汗,也照出那微微起伏的胸部。
      
      忽然感觉到,这也是血肉之躯呀。
      
      候车室一片寂静,随之,响起一阵掌声。
      
      很快,她们又穿了严肃的军装,面上依旧凛若冰霜。卷了红旗,与雄强的男战友,列队仰首,右手整齐地挥舞着红宝书,大踏步走向侯车室外。同时传来有力的“向革命群众学习,向革命战友致敬!向革命群众学习,向革命战友致敬!……”
      
      渐渐远去。
      
      就在此时,啪啪几响,大灯全熄,如同舞台闭幕,只剩下中间那盏昏黄的灯,再次疲惫地照着这一群褴褛的出行者。不一会,侯车室又重现了满地横七竖八的人和行李,中间还夹着酣声呓语。
      
      我睡不着,我不知道这些人算不算革命群众,也说不清红卫兵是不是向他们在致敬,向他们学习,至少,那个被踢了一脚的老头不算。然而,对于这些,我已经麻木,也懒得再想。只有最后一曲歌声的余韵还有耳边回荡,似乎柔软的手臂还在眼前飘摇。在这深山暗夜里,在这横霸霸恶狠狠冷冰冰的环境中,怎么竟会冒出这么一阵婀娜,竟然有这么一段温柔。我知道,她们向往的天国,与我们根本无缘,对我们这些人她们也根本不屑一顾。但最后那一幕,无疑是严冬之中的一束娇花,是黑暗里的一缕阳光,让这飘泊流落的心灵深处,产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淡淡震颤。
      
      然而,这些也都转瞬即逝。
      
      到站台上转一转,车站没有列车,便如死一般寂静,冰冷的钢轨,在水银灯的照耀下,无情地延伸,消失在远方的暗夜之中。只有一个火车头,远远停在铁轨上,不时象喘一口气似响一阵,于是一切又归寂静。
      
      红卫兵早没了踪影。
      
      只有一阵寒意。
      
      还有,就是那隐隐约约的:
      
      “南飞的大雁…………请你停一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美女出在阳平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