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有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复: 0

与你同行

[复制链接]

2420

主题

2420

帖子

735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352
发表于 2018-9-9 18: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多指教
   
    与你同行
      
   
    与你同行 ­
      
    逝者如斯,一学期很快就结束了,仿佛昨天还在场上站军姿似的。快过年了,得回家和亲人团聚,于是便踏上了开往西安的火车。 ­
      
    在火车上闲的无聊,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仔细的观察火车上形形色色的人物。当然,此等观察绝非獐头鼠目,贼眉鼠眼,像是偷人俩鸡蛋,拿人仨大蒜的三只手的犀利扫描。而是对一个人的行为动作,言谈举止进行大脑神经元的综合分析。说白了就是,小偷观察的是别人的钱包,而我观察的是哪个人更像小偷。 ­
      
    经过了仔细的观察,分析,判断之后,突然觉得,这节小小的车厢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它里面承载着各色各样的人物,同时也承载着各色各样的思想,美与丑处于一种错落的交织状态。 ­
      
    坐在我身旁的是一位生物系的研究生,当然,这也是和她经过交谈之后得知的。她不漂亮,但打扮得很时髦。然而,她绝非那种只知打扮,毫无学问的傻帽时尚一族。我不敢说她学富五车,更不敢说她才高八斗,但她绝对可以称得上知识渊博。至少,在生物学方面是这样。 ­
      
    开始我们谈的还可以,她嘴里时不时冒出的生物名词在高中都学过,还听得懂。可后来说出的染色体叠加,位点迁移之类闻所未闻。觉得艰难晦涩,便虚心请教。她耐心的给我讲了许多,尽管有点模糊,倒也算听懂了。然而她的专业术语越来越多,我的头就有点发涨了。 ­
      
    终于,到了后半夜,她的话逐渐的少了。渐渐的,她趴在了那张小小的桌子是睡着了看着她休息的样子,我不禁想起了郭德纲的一段相声。说是有一个大学生眼睛不好去看医生,大学生见了医生,说出了这样一段经典的表述病情的话语:“医生啊,我这个眼睛啊,这个光线投射到物体,再反射到我的瞳仁上的时候,总是在物体的本体旁边出现一个对等的像。而且这个像与物体的本体还不是分离的,是呈现出一种影的交集的情况。”大夫想了半天,终于问道,您看东西重影吧,“对,对,就是重影。” ­
      
    我在这里绝没有贬低这位贵大研究生之意,从某种方面讲,我们国家在缺少的就是这样的人才。只是在日常生活中,过多的专业术语有点令人难以接受。 ­
      
    当火车在重庆的沙坪坝停车的时候,她起身下车了。起身的时候向我微微的笑了一下,在火车上是不用说再见的,即使说了,那再见的可能性也是可想而知的。她走后,一位带着孩子的农村妇女坐在了我的身边。 ­
      
    她大概有四十岁左右,背着一个蓝色帆布做的大包,孩子约摸八九个月,算得上高龄产妇了。她不是很健谈,也许是带小孩的缘故,也许她本身就不爱说话。当我给她递去橘子的时候,她只是连说了几声谢谢。 ­
      
    孩子很爱哭,每当孩子哭闹到时候,这位母亲都会用左手撩起右衣襟,给孩子喂奶。由于过多的体力劳动,她的已经下垂。然而这已经下垂的,正在做着一件伟大而神圣的事情,哺育一个幼小的生命。 火车上并不冷,但孩子总是流出鼻涕。每每这时,母亲都会用一块已经洗的褪色的手帕给孩子轻轻的抹去,神情专注而仔细。农村人大都不习惯用纸巾,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纸巾太贵,五六块钱一包,只能用两个礼拜左右。 ­
      
    孩子在母亲的轻摇下,很快就睡着了。这时,列车员推着一个箱子,走进我坐的这节车厢,开始推销东西。在火车上,这种情形是很常见。列车员的嗓门很大,向乘客们介绍产品的话语一套一套的,将一个牙刷说的神乎其神,就差说这个牙刷是采用纳米分子的高科技产品了,不过还是看的人多,买的人少。一般来说,这些产品的质量都不怎么样,若是买了的话,上当受骗是在所难免的。 ­
      
    很快,他就走到了白癜风这种疾病都分为什么类型我的身边,他低头看了一下怀抱小孩的农村妇女,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他有亮开嗓门,重复刚进入这节车厢时的那一套话语。我站起来,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将声音压低一点,小孩刚睡着。岂料,他不屑的说了一句,带小孩不去买卧铺还来买硬座。一语既出,周围的人都骚动起来了,纷纷指责这位没有道德的列车员。“有钱的话,我去坐飞机了,还来坐你们这破火车。”“还乘警呢?,就这点道德水平。”“唉,和谐社会永远都只是一个构想啊!”列车员在人们的一片指责声中,推着他的产品悻悻的往前去了。 ­
      
    车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好似心中有着无限的愁苦与忧伤。远处的山一片萧条衰败的景象,枯黄的野草与无叶的的裸树,给山披上了一件很和时宜的衣裳。窗外的景色如同一幅铅色的素描,用昏黄与灰暗表现着这个衰败的季节里的独有的色彩。 ­
      
    在我身边的不远处,坐着一位胖子,四十多岁,典型的中国早期暴发户的模样。胖子的脸色与窗外的景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一脸的喜悦。正在用手机放着与他的年龄极不相称的音乐,音乐很动感,动感的音乐与火车的震颤似乎很和谐,但好象有不是那么的和谐。他一脸的笑意,笑意中夹杂轻蔑的神情,有一种不可一世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口袋里钱多的缘故吧。 ­
      
    火车飞快的疾驰着,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胖子从包中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全是鸡爪,鸡翅之类的油炸熟食。他开始大吃起来,吃相很粗鲁,嘴里伴随着一种奇怪的声音。有一点很值得一提,胖子每吃完一个鸡爪或鸡翅后,总将嘴里渣滓吐在手上,然后扔在座位下面。但这座位却不是自己的,而是他对面的人,有时目标甚至是隔过走道的人的座位。当他把啃过的鸡白殿风百度吧强调扩散常识爪扔在一位带着眼镜的女学生的座位下时,那个女生张大了嘴巴,很是吃惊。我敢说她的惊讶程度决不亚于看见了UFO中的ET。终于,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脸上的表情由吃惊变为了无奈。而胖子的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容,一种让人看了很不舒服的笑容。 ­
      
    天空用黑色置换出了灰色,夜已至。远山与枯黄的野草早已不见了踪迹,取而代之一片七彩的霓虹与林立的高楼。都市是繁华的都市,夜景亦是美丽的夜景,然而在这繁华与美丽中却夹杂着太多的纷乱与喧嚣。尽管这一切没有耳闻目睹,但是用心可以感受得到。 ­
      
    二十七个小时的车程,在火车车轮的飞转与车厢的震颤中,很快就要结束了。现在,距到达西安还有半个小时。人们都已由倦怠变得精神了起来,有的甚至将行李从货架上取下来,抱在怀中。夜虽已深沉,但车厢中的人们却很兴奋,人们都想尽快到达那一个“放”节后不想上班?怎样才能远离节后综合症呢?心的地方。人只有在家中,才可以放下一颗漂泊劳顿的心,尽情的感受一种释然与温暖。 ­
      
    火车缓缓的停了下来,终于到了终点站。车门开了,人们争抢着挤出那一个狭小的车门,唯恐落后,毫无秩序可言。一出车门,夜风便袭面而来,很冷。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于是裹了裹衣领,迈着疲惫的步伐向着不远处的旅店走去。 ­
      
    ­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有提网

GMT+8, 2018-10-20 18:59 , Processed in 1.13017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