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有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我是一只狗

[复制链接]

712

主题

712

帖子

215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56
发表于 2018-7-12 17: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寝室来了一只脏脏的狗,门卫怎么打它都不走,从一个房间跑到另一个房间,后来终于把它弄了出去外面传来了尖叫声,当我出去时它已经奄奄一息了,身上眼睛上很多鲜血,它抽搐着偶尔发出一声沉闷的叫声,可我却无能为,只能懦弱的看,既不敢制止也不敢救它,只作此文献给流浪狗主,请善待你养的动物,既然养了就不要随意的抛弃它们。
   
    我是一只狗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是一只狗,当然这不能算秘密如果你看到我的长相,但即使你看到我的长相你也猜不到我能听的懂人话,对,我是有一个能听懂人话的狗,人类管你听懂外国话的人叫做国际人才,我想我是一只种间狗才,但现在人们不这样叫我,他们叫我流浪狗,是的,现在我无家可归,可这并不能代表一切过去我有过灿烂的历史,可这一切都被一个人的一句话给毁了,他或许是一个对狗的血统有研究的人或许不是,但却是那句话毁了我,所有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当我还是一只小狗的时候,我以为我是人,因为我第一个看见的是人-我的第一个主人我以为他是我妈妈,后来我知道他是一个狗贩,一个手上粘满我同类鲜血的每天都在屠杀的刽子手,大一点的被杀了买肉,象我这样小的就被洗干净然后在身上图一些颜色拿到附近的一所大学卖,大多数女生看见我们就爱不释手,他身边的男生就狠狠的瞪我们,然后不情愿的拿钱包,这时我的主人就会往死里要价,这样一来就比养大我们再杀了买肉划算的多,可就是没有女生看上我因为我的样子太怪了没人喜欢,所以有一段时间我没被带出去后来我知道他可能想用第二种方法处理我,根本没用不管怎么喂我都不长,所以他还是把我带出去碰碰运气,时来运转也说不定,先说说我的长相,一身浅褐色的毛牙齿外露五短身材眼中还始终有泪水,但我觉得这都没什么让我不能接受的是我的鼻子,长的有点象猪这种动物愚蠢不说还好吃懒做和我们有本质的区别。"这小猪长的真奇怪"尽管每天都有这样的对话可每一次我都义愤填膺,如果我会说话我会大声的告诉他们我是一只高傲的狗,"这是一只狗,一只名贵的狗"在猪狗的立场上我和这刽子手还是没什么分歧,他似乎也能察觉我的不满,不过我好象从来就没听过自己是一只名贵的狗他对我的称呼不外乎丑东西,杂种."狗?!"那修长的大腿弯曲着一张脸凑了过来,那是一张很别致的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高直的鼻子,我最羡慕的鼻形我的祖先狼就有这样的鼻形,后来他们行为不检点就有了我现在的样子,"这狗多少钱?"一个男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维,不是他的声音引起我的注意而是第一次有人我多少钱,"您就是有眼力,这是一只名种够,要的话起码一千"一千!!!这可是几十只我这样狗的价钱,看来这刽子手疯了,."好,就一千"啊!?看来整个世界都疯了,我的目光顺着那个戴满黄澄澄东西的手往上爬,那是一个女孩父亲一样的人,我张这嘴巴吐这舌头看那刽子手的那副丑陋的嘴脸.其实狗吐舌头不全是散热还有吃惊,当然了大部分狗吃惊的都是天气竟然这么热,而我不是,象这次我吃惊的就是原来人类都是疯子."它叫什么?”那女孩得意的问,“沙沙,对!沙沙!沙皇俄国培育出的狗”就这样我被胡乱的安了一个雌性的名字,也开始了我名贵狗的奢侈生活。
    其实我不太喜欢那样的生活,我到更喜欢和黑人一起生活的两年,黑人是我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url=http://pf.39.net/bdfyy/bdfyc/140321/4358150.html]西宁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北京治疗白癜风哪家技术好[/url]个主人,当那人一句话断送我名贵狗的命运后我成了一只流浪狗,黑人收留了我,他是一个干瘪的制造蜂窝煤的老头,他住在一个偏离市区的简易房子里确切的说那是一个窝棚,每天他都把煤和土混在一起用模具制成蜂窝状干了就拿出去买。也许他干了一辈子那行当,苍老脸上的每一个沟壑都被那黑填平,黑人有比他脸还黑的眸子整个眼睛对比的很明显,虽然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可那老东西看事物并不分明,尤其是对待儿子方面。开始和他一起生活的时候我以为他无儿无女,他也不说更没见谁来看过他,后来一个男的带着个小孩出现在窝棚,那就是他儿孙,老家伙高兴的要死,拿这拿那,把我丢在一边,可那孩子显然不怎么熟悉这,对那老东西的殷勤有点不知所措,但对我却很感兴趣,摸我还给我吃的,男人就不怎么友好,他大吼着不让他儿子摸说能传染疾病,一脚把我踹的老远,说老实话我才不愿让他摸呢,那小手笨拙的很,哪里是在抚摩分明是在拔毛,老黑的抚摩就舒服多了,他给的东西我更是不稀罕,当初我吃的他们都没见过,那时长腿的爸爸每天都来看我带很多好吃的,并带走长腿,第二天才回,在一次长腿哭着回来以后她爸爸就再也没来过,我想那可能不是他爸爸,其实我才不关心他是不是他爸爸呢,我关心的是我自己,从那以后我就在也没有以前那样的好生活了,甚至再后来长腿决定把我买了,可那买主却说我只是一只丑陋的杂种,从此长腿那温柔的眼神也一去不复返了,终于一天她把我抛弃了。
    那父子没吃东西就走了,老黑把一沓黑钱给了那儿子却说是给他孙子,那儿子也不客气,那孙子倒有了解放般的快乐,他们走后老黑没象往常一样去干活而是呆呆的坐在院子里看斜阳,连我的晚饭都没有准备,我讨好般的凑了过来给他以提示,那老家伙却不明白我的意思,唠唠叨叨的讲他的从前,如何老伴死的早,把儿子拉扯大却还总是回来向他要钱,虽不说可意图很直白,这些对我实在没有一点吸引力在长腿那里这种题材的电视我看的多了,实在是没有新意,可那老东西却越说越激动,声音颤抖着还不时的咳嗽,咳嗽的毛病从我认识他第一天就没停过,我的好梦经常被那撕心裂肺的咳嗽打断,说着说着老东西竟然哭了摸着我的毛说现在真正不嫌弃他的就只我了,这话听起来倒让我热血沸腾,涌灌每一根血管,竖立着每一根焦毛感觉许许多多的尊老敬老的楷模就在我身边,冲着老黑大叫从今往后我就是你儿子!可发出的却是旺旺声,我忘了我只能听不能说,老头子竟被我着莫名的举吓了一跳不在说下去了,做他的事去了,我的壮志也被随之而来的饥饿感所掩盖,四处看看有没有吃的东西。
    冬天虽不好过但却是老黑最爱过的季节因为有春节,那时老黑可以去那儿子家享几天天伦之乐,在这点上那儿子做的还可以,虽然我没去过那儿子家但从老黑回来时高兴的样子可知道他儿子的生活比他要好一些,这许是他最大的愿望了,和老黑生活的第二个春节要来的时候他倒下了,那个阴冷的早晨咳嗽声比以往猛烈的多,吐出的竟是鲜红的东西。他被带走了,过了几天那儿子把我带到了他家,这也是一个简陋的房子,但比起老黑的多少要好些,老远我就听见那刺耳的咳嗽声,老黑缓缓的环顾着四周,看着每一个人,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咳嗽,鲜红荫红了整个毛巾,老黑的死让我知道了这世界有比自大的人类还厉害的东西肺癌。
    我又无家可归了,我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我查看每一个垃圾堆希望能有所收获、我漫无目的的走,竟来到了长腿的学校便不由自主的进了长腿的楼里,一张张熟悉的脸却惊恐着象见到肺癌一样躲我,长腿一样没能认出她的沙沙跺进了屋里,我走不动了爬在他们的门口我想我该休息一下了,可我的头却感觉前所未有的疼,一个老大的制服正拿着棍子在打我的头,,我叫着连自己都分不清楚是在还是哀求,我跑着躲着,不知道他为什么打,我不知所措从一个门跑到另一个门,他却不放过我,他的棍子快又有力每一次都把我抛到空中,让青春没有白癜风干扰我动不了了,任他所为,当喊叫被笑声取代的时候我躺在垃圾旁,我拼命的睁开眼周围却被老黑吐出的东西包围,这时一个眼镜屈下身看着我惊讶的说“怎么这样?这是一只名贵的外国名种狗啊!几年前学校花大价钱引进了一只怀孕的这种母狗,想研究一下这种狗是否适合在我国生活,如果成功将给我国疲软混乱的宠物市场带来一股新鲜血液,因为这种狗相当的聪明,象能听懂人话一样,很适合做宠物家样,不想那母狗竟然走失了,都以为它死了,没想到它竟然能成功分娩,真是意外…………”原来我真是一个名种狗,可现在我已经不在乎这些了,我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有节奏的抽搐,每一次都有刻骨的疼,我的眼睛开始看不清楚周围的一切,只有一片鲜红,那鲜红里我生命中的每个人向我走来,一张张可憎的脸狰狞着,最后出现的是老黑,他微笑着向我走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有提网

GMT+8, 2018-7-20 15:04 , Processed in 1.10538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