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有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姚秀英

[复制链接]

347

主题

347

帖子

105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3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姚秀英
   
    李世旺
   
   
      
      
    姚秀英,漂亮。附近男子纷纷求婚,几近踢断门槛。其母为女巫,贪财势利,每有求婚者登门便揣摸来人衣兜,以钱物多寡确定接待规格。一等者一碗细面,二等者一杯开水,其余的一律递过一面镜子,让其自观相貌,然后极尽嘲讽之能事。求婚者由此大恨,暗中串连,寻机报复。某一日,邻村有一三岁小儿跌断了胳膊,昼夜啼哭不止。这伙人便贿胳小儿父母请女母疗治夜哭。女母不知是计,一治便被缠住了。主人诬其踩断了小儿胳膊,村人一哇声作证,立时扭送有关部门。女母自然不服,以自己装神弄鬼的历史证明自己的能耐。谁知这样一来反而加了罪状,最后以利用封建迷信欺蒙乡里罪判了徒刑,不久竟死在狱中。
    女母死后,姚家顿时失了门户。年轻男子夜夜找姚秀英闲谈浪谝。又是喝酒,又是唱曲,混乱之间总有人蹄蹄爪爪变着法捏弄秀英的身子。秀英不以为意,任其嬉闹,权作开心玩笑。后来捏弄得时间长了,年轻人们都觉得焦躁难捱,恨不得立马有个发展。只苦于人多眼杂,相互掣肘,谁也无法得手。于是,里伙里便生出龉龃来了,先是一个个都盼望别人离开,只留下自己,最后竟演化为互相猜疑,互相监视,每到夜晚便各自手持弹弓,怀揣卵石躲进姚家四旁的枣树林里暗中窥视,时刻准备将那越位者痛打一气。这样一来反而无一人敢近姚家一步,只在那枣林里斗智斗狠。可怜姚秀英正值青春年华,平日红火惯了,哪能耐此寂莫。先是鼓掌疯唱,后是失声啼哭,其声甚为凄厉。直弄得窥视者人人心酸,个个落泪,于是便越发窥测得仔细,防守得严密,唯恐有人捷足先登。事有凑巧,某一夜县监所逃了两名毛贼,这两毛贼一出监便用裤带捆翻了合营食堂的看门人,抢了两颗熟猪头连夜逃窜。县中队的战士奉命追捕,追到姚家所在村子时,倏地失了目标,正在着急,猛听见有女人啼哭,便认定为逃犯又在作恶,连忙张开机头循声前往。刚上姚家土佥畔,四周便弹石乱迸,枣林里一下子冲出许多黑影。战士们大惊,连忙呜警告,谁知这伙人非但不听,反而直扑过来。战士无奈,只得开迎击。结果窥视者悉数被打成残废,哭喊声响作一团,反而把藏在石庵里的两名逃犯吓得将刚吃进去的猪头肉全部吐了出来,哭爹喊娘地爬出来自首。众人这才发现出了岔子。
    这个异乎寻常的恶性事件,自然得到了妥贴处理,但村里年轻人自此元气大伤,一提起姚秀英便丧魂落魄,屁滚尿流,再也无人敢去骚情。最后人们竟将姚秀英传为灾星,并说得云遮雾罩,玄玄乎乎,姚家门前一下子冷落下来。姚秀英无以为靠,只好自己下地干活,勉强打发着无聊日子。
    十年过去了,姚秀英已二十大几,虽然蓬头垢面,但仍不失当年风采。恰逢此时,附近发现一特大白癜风诚信坐标企业煤田,一条专用公路穿村而过,运煤车辆不绝如缕。一日,有司机路过姚家门前,水箱熬干便去借水,一见姚秀英,顿时瘫软欲倒,慌慌提了空桶回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同行者先是吃惊,后经反复盘问,方知遇到了丽人,于是结伙去看。竟谁看谁呆,一个人流连辗转不忍离去。此后这伙司机每过此村便找种种借口停车歇息,以一睹个为快。村人先是不解,后有人发现端倪,便在姚家坡下开了个姚秀英丰采饭铺,将那粗茶淡饭卖给过路司机。司机们正求找不到正当理由停车,一有饭铺便更加歇得如意。于是来客日多,饭铺日多,先是饭铺,后是旅店,名声鹊起,生意兴隆,往往不到黄昏,村里饭店、旅店就已暴满,各式车辆绵延数里,继而有人铲了[url=http:/北京中科白癜风/qx.tynews.com.cn/c/2018-03/23/content_1702666.htm]北京中科医院假[/url]庄稼,开辟车场;裂了农具,专营发票。不过几月天气,全村皆商,家家暴富,唯逃秀英清贫如故。村人见有利可图,尽释前嫌,争邀秀英合伙开店。“四六”“对五”天天商量,姚秀英只笑不答。有一日,姚忽然自立招牌,开了一爿茶水铺子,除自己动手持外,还雇了所有因窥视而伤废之男子作下手。这伙男子均为生计所累,巴不得找几个活钱使用,因而端茶递水格外经心,每逢顾客登门,便奔走如陀螺一般,茶水端定,便围在姚秀英身边,肆意谈笑,谈得忘形,竟争抢着用脊背在秀英身上蹭痒,痒不可耐,便倒在秀英怀里痴笑。姚秀英非但不怒,反而极尽温柔,一会拍这个的脸蛋,一会拧那个的耳朵,看得茶客心旌摇曳,浑身奇痒如鸡翎儿扑挲一般难熬,其中偶有一二情不自禁者蹒跚上前效仿残疾人所为,立刻被赶回。于是茶客愈觉烦躁,愈不忍离去,后来竟不再住店,通宵在姚家喝茶,从而淡了一村生意。村人无奈,只好仿效城市路数,将家中姑娘,少妇胡乱化妆一通,前去拉客。那些花客开先不理,只顾看秀英和一群残废嬉戏,看着,看着,竟忘了情,便和拉客的女人撕搏起来,塞了钞票邀女人们共饮茶水。女人们先是不从,后来受气氛感染半推半就,渐入佳境了。时隔不久便一个个嗜酸嫌淡,有了反应。村人大怒,以为姚秀英荒淫,联手拟了一状,告到有关部门。当时正值扫黄严打之际,有关部门连夜派员查抄。结果抓获奸宿卖淫者无数,村中稍有姿色的姑娘、少妇极少例外。遂逮捕了姚秀英,要以首犯论处。姚秀英不服,力陈自己洁身自好,出污泥而不染。有关部门无奈,便请妇科医生查验取证。一查,竟为处女。只好放回。
    自此,全村一片狼籍,唯姚秀英一家生意兴隆,每年为县上纳税几十万元,不多久便吞并了整个村子,成为远近闻名的企业家,村人皆为其雇员。某一日,姚秀英突然和一马达加斯加商人结婚,继而移居海外。临行前将全部资产赞助了社会福利事业,并在村头为其母树了一巨碑。碑阳浮雕其母形象如生,手舞香纸,口吐云雾,脚下踩着一群男女。碑阴刻了“神仙有欲,森罗无灾”八个大字。姚走后此碑被村人拆除,村子由是荒凉下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有提网

GMT+8, 2018-7-16 18:51 , Processed in 1.16508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