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有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地狱天使

[复制链接]

174

主题

174

帖子

53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6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地狱天使
      
   
      
    那天,我去医院看她,她躺在病床上不能讲话,已经奄奄一息了。我看了看她瘦黄的脸,像秋末树枝上的一片任风鞭打的枯叶,随时都会掉落。
    白日里,我匆匆忙忙的赶回家。听见隔楼传来一阵喧哗声,我知道她住在那座楼房。我奔下楼,见几个男人正抬着一个全身裹满血的女人往医院跑,屋里传来了哭声,又是一阵惊叫。过了一会儿,哭声没了,一切平静下来。我惊慌中明白是她出事了。
    我从没想到会在医院见到她。这又是一场同样的悲剧……
    她叫李爽儿,父母在一次车祸双双中失去了生命。她一直与祖母相依为命。那个时候,我与她同桌读书,在学校众多女生中她是最优秀,最美丽的。同学们都说她是天上的天使,她却装作奇怪的问:“哎,天上真的有天使吗?如果有她会是什么样子呢?”所有的男生都摇摇头,唯有他笑着望了望天空说:“现在可没发现,或许正在什么地方和别人聊天也说不定!如果你非想知道她是什么样子的话,我可以给你拿面镜子来,你看看镜子就知道了。”大家都笑了,她明澈的双眸不经意的擦过他的脸,却是一个难忘记的幻想。他就是我,爽儿的同桌。
    从那以后,似乎我偶然在她的心里占据了一点位置,她也经常帮助我学习,那是我第一次和她离的那样近,她的脸颊在我心里第一次显的那样清纯,弯弯的细眉像夜幕中一轮娇羞的新月,甚至眼睛上的每一根睫毛都叫人心动,她灵锐的眼睛似乎能觉察到周围一切微妙的变化。我总是被她的笑所感动,她的笑,仿佛冬季的一把薪火,夏日的一杯冰茶。在与她相处时那种魂不守舍的日子里感觉是那么短暂又是那么快乐,我当时那样在乎她对我说的每一句话,甚至一个在别人看来很平常的动作我都像宝贝一样把它小心的珍藏在心底。“源远,听呀!哈!又走神了,哎呀,我不给你讲了。”望着她蹦跳着远去的身影也的确是上帝赐予的一份神圣的享受和陶醉。期末考试时我得了第一名――这也她的帮助是分不开的。然而她却只冲着我笑――或许这是她的一种表达方式吧!
    周末,我同她一起去商店买书,回家的路上她哭了,扑进我的怀里。她祖母去世了,她不得不辍学。家庭的重担不应该的全部压在了爽儿一个人身上。我们只有流着泪说再见。走前她还嘱咐我努力学习。虽然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成绩一直很好,却总觉得丢了些什么。以后我们很少见过面,中学毕业后再没有见到过她。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家,在一家舞厅的网吧中偶然遇到了她。开始我没敢与她打招呼,因为她现在的模样与我所想像的已经相差甚远了。她变的很瘦,昔日那双秋水般伶俐的双眸几乎已经成为锈死的门窗,黯然失色,没有一点生气,完全不能与以前相比了。她就在这个网吧中打杂,似乎有些无奈的神情缠绕着复方木尼孜颗粒她。“近些年你的身体还好吗?”她轻声的问我。“很好”我说“你呢?”“我―――”她又压低了声音,“ 我也很好呀!”她笑了,却同以前的笑全不一样,似乎有些许勉强。生活的压力已经把她驱逐的很累,我似乎有些许伤感。舞台上的音乐声渐渐的变小,最后我心爱的吉他声也听不见了。“源远”她盯着我轻声地说“记得我们同学的时候吗?”我轻轻地点点头。她又笑着说:“那个时候我们多么快乐无忧呵!我给你讲,你老是走神……嗯,这些你都还记得?”我点点头说:“记得,当然记得。不过爽儿,我看你有点不振作,有什么难处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帮助你。”她红着脸低声对我说:“你看我像个穷人吧!”“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急忙说明。“我知道。”她忽然大声的向我说。我没有言语――她哭了。她擦干眼泪轻声对我说:“我可以唱首歌吗?”我使劲的点了点头。吉他声开始慢慢响起,她环视了一下周围墙角暗淡的灯光所透发出醉人的晕,起身走上台,她的步子迈的很沉重。“……明天你是否还想起,曾经最爱哭的你,明天你是否还惦记……”,老狼的《同桌的你》轻轻闯入我的心扉,顿时我感到鼻子酸酸的,我摸了把脸――我竟也哭了……我明白爽儿的意思走上台拿起麦克风……这不只是对过去同学的思念,更多的是生活的不堪。这时墙角的灯在夜色下却显的更昏暗了,仿佛那天边的星月也是在为我们而细心的点缀着。
    两年过去了,我从繁华的都市回到家。我想起了爽儿,她早已与溶入大海的水滴一样消逝的无影无踪。一位守门的老人告诉我说:“她呀!活该!受了骗,还害别人,推销什么网络产品全假的。监狱里呆了一年,刚出来就不知道跑那儿去了。”
    说巧也巧,一次出差,一位身材矮小一头枯发、脸上漆着浓妆的女人向我打招呼,我以为我并不认识她,她的回答却令我大吃一惊:她竟是爽儿。当时我说什么也不相信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是曾与我相处过多年的爽儿,可是事实总是残酷的。青梅竹马时真的无法想像一个人将来会是什么样子。
    天阴沉起来。正好晌午,我请她吃快餐。透过玻璃墙可以看到外面隐隐飘起了小雨,像是在湿润这座城市干涸的心灵。一切的人、车、云都在不停地奔跑。“源远”她尖着嗓子对我说“唉唷――,源大老板听说你发了大财,既然有钱了也别老那么吝啬呀!咱俩同学的时候我帮了你多少忙呵,你可不能把它们全忘了罢!”
    “当然,我能有今天也全亏了你,怎么能忘呢?”
    我开始觉得她已经完全变了,变的那样令人陌生,那样令人心痛。我丢下了500元钱,她笑了,脸上顿时涌起了一股股褐色的皱纹,那笑声似乎要把人撕裂。两排锯齿一样的黄褐色牙齿似乎在向我解释着些什么,可我实在有些不忍心听。
    果然没了她的音信。后来我知道她经常偷偷摸摸,把偷到的钱在网络中吃干净:与各种朋友聊天,谈交易。总之她已把她的青春乃至整个生命都寄托给了网络。我真想能再见她一面,挽救她垂死的生命。
    后来,我又回到家。便看到她被几个男人抬着:昨晚她被人暗杀了,刀尖刺中了她的心脏,鲜血一直往外涌直到干净。也没人知道她的可怜。她的生命本应该是幸福的。我责怪自己,或许就是那500元钱害了她。我大声哭,又大声的责骂,却无济于事。
   google优化 她的坟前,我轻轻的为她唱那首老狼的《同桌的你》,这是对一个不应该有这样人生结局的人的惋惜与痛恨。
      
    脚步轻些,过路人!
    休惊动那最可爱的灵魂,
    如今安眠在这地下,
    有绛红色的野草花掩护她的余烬。
      
    你且站定,在这无名的土阜边,
    任晚风吹弄你的衣襟;
    倘如这片刻的静定感动了你的悲悯,
    让你的泪珠圆圆的滴下――
    为这长眠着的美丽的灵魂!
      
    过路人,假若你也曾
    白殿风方法在这人间不平的道上颠顿,
    让你此时的感愤凝成最锋利的悲悯,
    在你的激震着的心叶上,
    刺出一滴,两滴的鲜血――
    为这遭冤屈的最纯洁的灵魂!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有提网

GMT+8, 2018-7-16 18:46 , Processed in 1.12818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