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有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复: 0

光棍老犟的故事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358
发表于 2018-9-9 18: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光棍老犟的故事
      
   
    光棍老犟的故事
    农场有个湖北人,姓蒋,大家不叫他老蒋叫他老犟。老犟五十多了,是出了名的光棍。“光棍”有两个含义,一是单身汉,另一个是指地痞无赖一类人物。老犟脾气很暴,有一次和人吵着吵着就拿起柴刀来追砍,不是拉得快就出人命案了。于是没结婚的女人不敢嫁给他;结了婚的女人则经常告诫老公不要去惹这个人,说,拉屎都跟他隔三块田,不要跟他挨边!
    老犟的那间草房在河边,房子中间用竹子编了一道隔墙,糊上泥就成了两间。朝北的那一间空着,没人敢跟他做邻居。后来,领导把我安排在门朝北风的那间跟他做邻居,这比较符合我的身份。老犟不同,他有权利住南间,他是贫农。于是我要面对北风,而又芒刺在背。
    老犟的工作是榨油,他有把死力气。榨油时他身上脱得只剩一条短裤,一身肉茧发亮,一脸咬牙切齿。他抡起海碗粗的檀木段向榨架上的料饼重重地撞击,像古代攻打城门一样发狠。他撞一下骂一声娘,像打夯叫号子,但声音比那可怕。一打一骂之下,这油就像可怜寡妇的眼泪不停地流出来。
    一个单身汉,不抽烟、不喝酒,不爱打扮,一年到头却没有钱剩,大家怀疑老犟的钱让不三不四的女人骗去了。只有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第一,我没有听到过他房间有女人声音,第二,他特别小气,水都舍不得多用一点,理由是,用多了水损阳寿。
    我跟他不打招呼,免得发生外交,心里也有点自卑,人家什么人,我什么人?
    不想发生的外交最后还发生了。一天夜里,他捏着一封信敲开了我的门,要我帮写封回信。我无权拒绝一位贫农的要求,于是照信回复。但读来信比写回信困难十倍,有点像研究甲骨文,文句不通之外,还有很多新发明的象形字要猜。我琢磨一阵后,把信的意思说给他听:你姐姐病了,要钱治,几个外甥又小,读书交不起学费。他听了,翘起大拇指说,还是你有本事!别人都看不懂我的信。我难得听人夸奖,有点坐不住。他说,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赶紧摇手,哪里哪里!他俯身悄悄说,你爸爸也是个好人。我听了吓一跳,愕然望着他。他笑着说,我说的是真话,我祖宗八代都是贫农,我怕个鸟!
    从此我们就开始了友好外交,这才知道,他每个月的钱都寄到老家姐姐了。
    一天,从上游的船上下来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身[url=http://baidianfeng.39.net/a_cjzz/150320/4594522.html中医专业治疗白癜风疾病的价格是多少钱呢[/url]后是四个不大不小的孩子。这女人讨饭讨到老犟门口时,老犟很可怜她,让这一家子人进屋吃了顿饱饭。有好心的老太婆劝老犟,你就做个好事把他们收下来吧!老犟有点犹豫,怕领导刁难。不料场里领导破例同意了。领导的想法是,有了女人和孩子,再光棍的人也就不光棍了,女人会收拾男人,也算是为场里除了一害。领导就是领导,高瞻远瞩,从管理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这群孩子很乖巧,马上喊爸爸,喊得老犟心花怒放。老犟从此十分勤快,起早摸晚找空地开荒,种上南瓜,红薯。群众没有告密,领导睁个眼闭个眼,让他开荒。老犟人渐渐瘦了,脾气也变温和[url=http://m.39.net/baidianfeng/a_4174814.html治疗白癜风的方法[/url]了。有一天,他很累的样子,跟我说心事,这孩子多,好玩却好难养,四个小鬼光剃头就要八角钱!我说,这事我来解决。我拿出一个凳子摆在门口,叫他家的孩子来理发。这群孩子一个个长毛贼似的,由大到小排着队,很听话。我哪会理发,只不过是学上海知青的穷办法,拿削发器来修理。修理过后就是不一样,发现他们都是很漂亮的孩子。
    投桃报李,老犟送我一瓶油。当时一个月的供应油只有几两,肠子都锈死了,这一瓶就是一斤啊!老犟告诉我,他的油是领导特批的条子,还瞒着其他的职工不准说出去。
    老犟除了榨油,还有一门手艺,会杀猪。过年过节他能搞到一点额外的肉和下水。这时候他会夜里到我房间来,送上一些生肉和下水。走时他叮嘱我,不要告诉他老婆,女人嘛,东西看得太重。第二天,他老婆又送来一大碗熟肉和下水来,也小声地叮嘱我,不要告诉老犟,他很小气。
    有一次天很热,我们场里的牛鬼蛇神要集体押送到公社去参加批斗大会,一旦到了那个场合,什么可怕的事都会发生,曾经发生过当场死人的事。那天,场里安排老犟押送我父亲。晚上有人悄悄告诉我,父亲差点让老犟打死了。我心里在骂,这老犟,当面是人背后是鬼。我赶紧带了两盒跌打丸跑到父亲住的牛棚里去。他正在写毛笔字玩。
    父亲告诉我,天气太热,有点头晕。押送他的老犟轻轻说,你走慢点。他俩和押送的队伍渐渐拉开了距离。走到一个树荫处,他叫父亲笔直躺着不要动。他自己跑到前面跟带队的治保主任说,那个坏家伙说头晕,我用这树条抽他,他起不来,我又背不动他,怎么办?治保主任一听脸色都变了,他说,你不要瞎来,死了人就不好玩了。老犟的暴脾气出了名的。治保主任叮嘱,你只要看住他,不让他跑了就行,弄点水他喝。实在不行,叫个板车把他拉[url=http://m.39.net/baidianfeng/a_4188359.html北京治白癜风的医院[/url]回去。
    老犟送给我的油是棉籽油,当年这种油是用原始方法榨取的,有一股很呛人的味道,卡嗓子。现在的人已经不吃这油了,加上棉田喷的都是剧毒的有机磷农药如1605、1059,有的毒就残留在油中,对于男人来说,粗棉油还有杀灭精子的作用。而我当时觉得这油很可口,吃的时候还能品出一种纯朴的友谊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有提网

GMT+8, 2018-10-20 19:14 , Processed in 1.16022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