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有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夜,自暗自凉

[复制链接]

1401

主题

1401

帖子

423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39
发表于 2018-8-11 04: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自暗自凉
  

  夜,自暗自凉

  ——七月☆柴妞

  

  

  很久没和文字亲昵了,重逢时难免期待又有些局促。关于那些日子里的那些人那些事,很早就想将他们写出来,可是一直没敢动笔,一推再推就到了今天。不知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有些胆怯,不忍碰触。真正开始写了,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也许,我就只能记一白癜风医院好不好些似流水账一样的文字。也罢,就这样,琐碎的,慢慢道来。­

  我觉得我好烦。好像自己变得脆弱了。更不坚强了。总是会梦到你们。最近。每晚。带着微笑。有时还有泪。 ­

  认识安妮宝贝是在高一,缘于一本《清醒记》。 ­

  当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子以她支离破碎的文字走入我的眼帘时,我立刻就爱上了她笔下枯萎的栀子,压抑的啜泣;爱上她那种不能自拔的无可救药的绝望和堕落。 ­

  我想其实人生不过就是一次赴宴。离席的早与晚,终究是没有多大意义的。与其痛苦地活在纠葛之中,倒不如干干净净地结束这无望之旅。 ­

  重要的不是时间,而是意义。 ­

  然后我陷入这形而上的圈套,拷牢枷锁,失去自我。 ­

  总是一个人去上课一个人发呆,一个人写一些谁也看不大懂的日记…… ­

  灵魂在空中漂泊,魂不守舍。 ­

  一直读安妮,从《清醒记》到《告别薇安》到《八月未央》到《二三事》到《彼岸花》到《蔷薇岛屿》到《莲花》到《素年锦时》,从不忍离弃。 ­

  也许,我是喜欢夜的。 ­

  安静的让人觉得安全。 ­

  这样就不必担心自己不会说话或是说错话而不能被人接受。 ­

  准确的说,我是敬畏黑夜。 ­

  很矛盾的心情。 ­

  静谧的夜里,听不到任何声音,或许这才是我得以生存的空间。 ­

  因为不止一次怀疑自己的存在。 ­

  在众人都歇息了的皮肤白癜风传染吗夜里,不知道可不可以算是一个异域,来容许我伸出我颤颤巍巍的双手,细细抚摸这些年来的悲欣与沉浮,以及记忆深处那斑斑点点的繁华与忧伤。 ­

  对于某个异域里的我来说,记忆也许就是我最终的财富。 ­

  那时便只能对自己想入非非,即使那样的行为毫无意味。 ­

  谁都不能用自己的幻想去解释别人的幻想。 ­

  谁都不能用自己的尺度去丈量远远不能丈量的东西。 ­

  静谧的夜里,同时也很冷。以前我睡觉的时贵州白癜风皮肤病医院候,总是习惯把整个自己埋在被子里,像子宫里的孩子那样蜷缩着。 ­

  以这个姿势,到入睡,到天亮。 ­

  大圭告诉我说:这样会很难呼吸,会很难受。我想也是吧。 ­

  但是,对于我,这样才会觉得安全,不害怕。 ­

  也会很温暖。 ­

  大圭问我:为什么你总是强调回家后你是一个人?为什么你的文字总是这么沉重? ­

  我只能说我也不知道。大概是那些日子里认识的那些人经历的那些事,让我变得敏感了吧。 ­

  现在想想,关于那些文字的记忆—— ­

  失落的心情,尖刻的话语,凌厉冷漠的排斥,颓废自伤的价值观,早已注定我的时代的灰暗与沦丧。 ­

  人在任何时候都是不能丧失斗志的,没有斗志就等于已经半入坟墓。 ­

  可怜三年前的我,竟不明这道理,轻易就将自己送入了极端。 ­

  曾经为了想使自己变得坚强,至少不那么轻易流泪,我暗许把自己看得很重的一个人当作自己的眼泪,来警戒自己不要哭。 ­

  可是后来我还是哭了。不是那个人在我心里不够分量,而是我真的学不会坚强,我想。 ­

  好想能有一个人,能把我放在心上,让我无论何时都能有一个人可以倾述…… ­

  我很怕这样孤单地走,总觉得随时都会冒出一个人夺去我的一切,也许是除了人以外的生灵。 ­

  我相信宿命,相信冥冥之中的恩怨孽缘。 ­

  可是我又迷恋这样孤单地走,只有这个时候我才会发现原来生命的涵义是如此纯净如此简单,就是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而已。 ­

  等我老了,我想我就会明白:其实,无论怎样的路都是要自己来走的,没有一个人可以陪一个人整个旅程。 ­

  越写越不知道在写什么了。可能又是一些情绪话。 ­

  或许,敏感和情绪化,都是难以饶恕的罪过。 ­

  因为懒惰,因为看不惯某些人的行为而失去耐心,我开始漫不经心。 ­

  我的半途而废让我觉得自己很卑劣很猥琐。 ­

  翻箱倒柜找出那久不见天日的方块字,墨迹依旧,却再也找不到当初那份心情。 ­

  美丽的梦想,就这样死在襁褓中! ­

  庆幸的是,曾经为梦想的奔波和折腾和期许使我逐渐明白“可望不可即”的道理。我的安妮时代,乘了黄鹤,一去不返. ­

    

  (夜,自暗自凉,不是夜自己会暗自己会凉;而是夜自然是暗,自然是凉。)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有提网

GMT+8, 2018-8-22 05:10 , Processed in 1.12548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